“取消公立大学学费”:教育公平还是民粹作祟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skyebookreader.com/,那不勒斯

“让我们看一个具体、真实、可行的提案。人们总是要问费用,好的,费用是16亿欧元,是意大利环境部门每年发放给那些制造污染的企业津贴的十分之一。每年,根据环境部的数据,每年,我们的国家要浪费160亿,去资助那些毁坏我们环境的企业。而十分之一,我们只用十分之一,让我们取消大学学费!(掌声)免费的大学,已经在德国,还有许多其他的欧洲国家实现,这意味着:真正地,而不是空放厥词地相信年轻人,通过使他们受惠,通过给他们提供受教育的机会,意味着我们的下一代,我们的年轻人,将会更加智慧,他们将会使意大利,我们的国家,更具有竞争力。”

距离意大利2018年3月大选只剩不到两个月的时间,1月7日,在首都罗马的“自由与平等”(LeU)左翼竞选同盟全国计划大会上,意大利参议长格拉索(Pietro Grasso)一番关于“取消大学学费”的发言引发各界广泛讨论。

在随后接受的采访中,格拉索对外界“民粹主义”、“既不平等,也不自由”的批评补充解释道,公立大学取消学费的做法实际上在欧洲其他国家已经实行,然而过去十年中,意大利大学的学费上涨了60%。在整个欧洲范围内,只有西班牙出现了同样的情况。30到40岁的意大利年轻人中,大学毕业生的比例只有26%,而欧洲的平均比例则为40%。

格拉索认为,造成这一劣势的主要原因在于意大利大学学费高昂,而解决这一问题手段是取消公立大学学费。

在格拉索议长吸人眼球的提议背后,意大利公立高校的收费模式不可谓不复杂。首先,近年来逐渐增长的国际学生极大促进了意大利公立高校的国际化和产业化。由此,一系列针对国际学生的收费政策应运而生,但每个大学的模式都不尽相同。

以几个著名的公立大学为例。历史悠久的博洛尼亚大学(Università di Bologna)要求国际学生与欧盟国家学生一样提交核心家庭经济状况指标(ISEE),按照ISEE分等级收费。并同时为国际学生提供奖学金,其中有专门为中国优秀学生设置的“中国学院协会”奖学金和马可波罗计划。

都灵大学(Università di Torino)的做法与博洛尼亚大学类似,但在此基础上,在实际操作中为国际学生因收入与申报核算标准不同而产生的问题提供了另一种解决办法:提供家庭收入与财产公证后的证明文件,由校方据之进行学费的计算。

威尼斯大学(Università Ca’Foscari Venezia)则提供了另一种思路:不分家庭收入差距,国际本科学生每学年收费1900欧元,硕士研究生每学年2100欧元。但学生可以申请奖学金资助,半工半读的学生可以申请支付65%的学费,发展中国家的学生只需要支付50%的学费。罗马第一大学(Università Sapienza di Roma)直接将国际学生分为来自发展中国家及来自发达国家两大类,不再按照家庭收入,而分别按照每学年600欧元(发展中国家)或1200欧元(发达国家)收费。那不勒斯腓特烈二世大学(Università degli Studi di Napoli Federico II)与罗马第一大学类似,发展中国家学生每学年410欧元,发达国家学生每学年718欧元。获得意大利政府奖学金的学生可以免除学费。

米兰理工大学(Politecnico di Milano)为国际学生提供了相应的“国际ISEE计算指标”(ISEEU PARIFICATO),不需学生找机构进行计算,数据直接传输到学校来计算学费。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意大利教育部2015年9月16日发布的689号法令,中国、巴西、印度等国家均不属于(需要扶持的贫困)发展中国家行列,而归属发达国家一档。米兰理工大学还在意大利文、英文网站之外,直接设置了中文网站。

针对本国及欧盟国家学生,意大利公立高校主要根据核心家庭经济状况指标(ISEE)分不同等级收费。ISEE的计算综合了家庭收入、家庭人口、不动产和公债等因素,由独立机构进行计算,并出具具有法律效力的数据证明。

以意大利规模最大的公立大学——罗马第一大学2013至2014学年的政策为例,学生一年的学费可以分两次在指定的日期前付清,按所注册的专业分为两个收费不同的等级,第一等级包括了文学、哲学、法学、经济学等,第二等级包括药学、工程学、化学、物理学等。ISEE共分为34个等级,最低等级(即ISEE年收入低于3000欧元)的学费为340欧元(第一等级专业) 或393欧元(第二等级专业),每个等级的ISEE以3000欧元的差距递增,最高等级(ISEE年收入高于99000欧元)的学费为2437欧元(第一等级专业),或2647欧元(第二等级专业)。

公立高校的收费根据家庭经济状况的不同有所区别,这一收费模式可以说在理论上实现了教育公平,使得高等教育不受家庭经济状况的限制,人人都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

然而在实践中,由于ISEE计算的局限性,根据家庭经济状况实行差别收费的模式有时并没有真正帮助到有需要的人,高等教育的费用仍然是许多家庭沉重的负担。在高失业率的大背景下,甚至有学生因经济状况差被迫放弃学业。2017年意大利年轻人(15-24岁)的失业率为35.1%,虽比2016年同期数据下降了0.2%,但失业情况仍不容乐观。同样不容乐观的还有意大利的经济增速。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7年11月发布的欧洲区域经济展望报告,2017年意大利的GDP预计增长1.5%。从数字上看,较前几年虽有复苏,但在欧盟国家中仍处于最低位。另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预测,意大利2018年的经济形势将会更加严峻。经济危机和大学生失业状况严重影响了公立大学的入学率。2014至2015学年公立大学的注册人数相比2003至2004学年减少了60000人,注册人数在这十年间减少了约20.4%。

同样因ISEE计算的局限性,许多富人家庭利用政策漏洞,支付着与其收入不相匹配的低费用。也许正因如此,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在校学生们几乎一边倒地赞同“取消学费”的提议,并表示会把票投给格拉索。

但不是所有年轻人都支持公立大学取消收费的提议。作为年轻人的交流场所,意大利社交网络中对这一提议的讨论从对减少教育投入的担忧,到看见“”希望的狂喜,再到对参选政客“蹭热点”的不屑,不一而足。

一位来自南部第一大城市那不勒斯的年轻博士生写道:“政界总算有人关心大学的问题了,无论这个问题的解决方向究竟走向何方,关心大学、关心教育公平的人,总是会赢得民心的。”一位来自南部大区卡拉布里亚的研究员说:“在所有候选人中,(前总理——引按)贝卢斯科尼提出要减少兽医行业的税收以保护养宠物人的权利,(前总理——引按)伦齐则要削减电视节目的税收费用,只有格拉索是关心年轻群体的候选人,希望在年轻人对政治漠不关心的今天,逐步培养一波重新投身政治生活的年轻人。这对我们来说是最重要的机会”。

一位持反对意见的罗马年轻博士后的观点获得许多赞同:“公立大学应该通过发放奖学金来解决问题,为那些想学习的年轻人提供机会。而不是让所有人都跑到大学来,彼此之间浪费时间也浪费资源。”

另一则热门评论则来自一位匿名学生,他表示:“免费的公立大学只会让付得起生活费的富家子弟们无限制地留在大学里,他们什么也不干。白白浪费教育资源。”来自北方的一位本科生则留言称:“真正需要帮助的人总是多数,免除学费也许能改变他们的一生。”还有学生谈到了对随着学费取消,公立大学教育质量下降的担忧,马上就有人回复“别天真了,只是个民粹倾向的竞选口号,不会成真的”。

距格拉索的发言已经过去十几天,关于“取消公立大学学费”的争议和由此引发的大学收费模式的讨论还在持续发酵。

批评者们的主要依据在于:统一取消公立大学学费,最终只会使本来需要支付高昂费用的富人受惠。当用于大学学科建设的费用减少,都灵大学学费教学质量下降,富人的孩子可以寻求私立大学的帮助,而穷人的孩子只能承担低质量的高等教育带来的后果。教育部长费德里( Valeria Fedeli)回应称:“关于公立大学学费,两年前已经完成了必要的变动,问题在于我们应该着眼于推动和增加奖学金的数量。”有经济学家提到,格拉索的提议不具有实践性:他所提到的可以用于补足教育经费缺口的资金在整个环境经济循环中另有他用,提议并不现实。

所以,(Partito Democratico)、前总理伦齐(Matteo Renzi)明确反对参议长格拉索的提议,称“这是给富人行方便”,已经展开的“Student Act”计划所提供的400份最高可达15000欧元的优秀学生奖学金可以保证对有需要学生的覆盖,并且有助于鼓励学生的学习热情。经济发展部部长卡伦达(Carlo Calenda)更称,格拉索的提议是“特朗普式的提议”。

大选临近,格拉索的竞选广告和他“不为少数人,为大多数人”的口号在首都罗马的街头随处可见。

取消公立大学学费无疑将带来立竿见影的好处:更多的年轻人能够接受高等教育,国民素质得到提高,减轻许多家庭的经济负担,因此也将促进家庭在其他方面的消费。然而在教育投入已然捉襟见肘的意大利,一刀切式的削减在理论上是否真的能够实现教育公平,在现实操作中是否真正可行,都还有待观察。比如:取消学费后,公立大学教育经费上的缺口从何处补足,教职人员收入是否能够得到保障,大学教学质量是否能保持?诸多疑问待解。

公立大学取消学费也很可能导致意大利已经十分落后于欧盟其他国家的大学配套设施(图书馆系统、秘书处后勤等)面临更大的问题。在争论中,大学收费模式这一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重要问题已经被提上了台面,摆在选民和竞选人面前,改革似乎势在必行。然而怎么改,从哪里开始改,如何协调各方利益的冲突,如何循序渐进地平稳进行改革,如何真正对国家和人民的发展有利,这些才是意大利面临的挑战。

对时下经济不景气、失业率较高的意大利来说,如上文所述,格拉索议长的提议得到了许多在校年轻人的赞成。当然,如我们所见,反对者也不在少数,也总能找到充分理由。至于提议多大程度上能够付诸实施,以及这个提议对大选的影响,则有待观察。

Categoriesyabo88vi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